徐青藤的阅读体悟

  1. 2016-09-23

    评《黑洞✭✭✭✭✭

    读李洁非除了知史、思史之外,另有一种文学与语言上的满足感蕴其文中。说起弘光朝,这个明代的尾巴不到一年便终于挟带着大明一同葬身于史。时间虽短,却丝毫不输前朝往事带给人的感悟体思。从拥“潞”、拥“福”之争、设四藩,文武地位之换,到明人心中对待“虏“、“寇”之异,再到清朝入关,万众投降,文人之风气顷刻成为笑话。此番种种,或令人心头一凛,或脊背发凉。如鲁迅所言,喜剧是将人生无价值的东西撕裂给人看。弘光的存在意义至此便可现其一端。再谈及明之横征暴敛、烧杀抢掠,不把百姓当人,可以窥见明朝已是大半截入土,必死无疑。福王被抓时嘻笑自若即是又一讽刺与佐证。纵观明朝,最终可得不过一“冷淡”,人人如台上的戏子,倾其一生仿若演绎一场无关痛痒的闹剧。待戏演完,大幕落下,终归寂灭,仍能萦怀于���的,不过那数得过来的遗民。

  2. 2017-05-06

    评《白痴✭✭✭✭✭

    不得不说小说结构极其的好,言语对话间俱是令人眼前开阔的光明,心理与情绪的表达也是无以复加的完满,只是作品里的人物及关系需费一番心力。娜斯塔霞是否婚嫁与嫁谁我并不关心,梅诗金对人倾心的表象我也兴味索然,而他们身体里最宝贵的本性和恻隐是我的爱,连同其他人,虽然这是一种危险的东西,于自我陷困时。最触动或许不是娜斯塔霞的死,而是人群里发现罗果仁的娜发着疯呼喊救救我的那一刻。关于她的逃离,是生命中一种常态,但我想她自己是无法看清这一行为本身的。她没办法正视自己,她看她自己都是变形的,梅诗金的恻隐之心便是一个好的明证。此刻的娜斯塔霞就是群体,而梅诗金代表了上帝,她的拒绝和逃离亦如群体的逃离,但她仍不遗余力地爱着他,这种无可奈何为什么?梅诗金哭得厉害,他救不了谁,缘于他既是人们口中的白痴,也是一个普通人。

  3. 2017-03-09

    评《喧哗与骚动✭✭✭✭✭

    第一遍读了一百多页,几度想放弃。之后从头又读,换了两次做笔记的方式,终于在稍更清晰的脉络上读完。折磨人的,但是一旦进去便会沉浸在里面无法自拔。我确是喜欢意识流带来的回溯与错乱之感,康普生一家就在这样的支离破碎中,无法抑制的悲剧。这是家庭亦是时代的悲剧,但我只想说说个人。白痴班吉、堕落凯蒂、沉沦昆丁以及功利杰生,自他们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那一刻起,余下的人生便不过形式化的、无法救赎的。“已经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值得拯救的了因为现在她能丢失的都已经是不值得丢失的东西了。”这种失去同时又毫无挣扎,或者是妥协不激烈的。就像班吉并不记得姐姐,他的若有所失只是自己;昆丁走向死亡,切断与道德与凯蒂的对抗;实利的杰生不再对被偷走的钱财念兹在兹,一切就这样沉寂了,沉寂得有点可怕,仿佛他们根本就没有来过。

  4. 2016-11-12

    评《生活在别处✭✭✭✭✩

    昆德拉不会刻意地把观点论证强加给读者,他只是自然地展开一个文学世界(文学的,不排除是事先准备好的,但绝对是掏空无遗性质的)。因而我们从旁窥见的将是某种更具原始或生命意味的一系列状态。无论是“抒情时代”,或是后来的“生活在别处”,它们背后的相同点在于对“青春”、“革命”以及“抒情态度”的悲惨解读。因为生活角度下诗人是悲惨的,抒情也是悲惨的;诗人是被选中的,而生活是人们约定俗成的。也就是说,诗人和抒情从生活中来,但最后必定要脱离生活,否则诗人和抒情便不成其为本身。是作者口中,“抒情的天才同时就是没有经验的天才 。诗人对这个世界的事情知之甚少......诗人从来都不是成熟的男人,但他的诗句总具有一种预言式的成熟,在这份成熟面前,诗人本人也无法进入。”那么就有了生活是别处的生活,诗人则是别处的诗人。

  5. 2018-02-11

    评《27091777✭✭✭✭✭

    回忆是纳博科夫最迷人的姿态。这依然是一个关于时间的故事,它有漫长的叙述线程作底,极致书写与漫天技巧围生的美丽的壳,还有博物和学科的点缀,再没有理由不让我倾倒。可是也正是它的繁复缭乱凸显了他故事里有的(相对的)显透,虽然它的根底相当“复魅”。对于只存在“过去”和“现在”的时间定位,我仍然更愿意寻找他书写里的无时间性——把玩时间而去否定时间的隐约姿态,也更愿意承认他需要的以“暗涩”、在空间里的“困滞”为基础的幻象不需要时间去切割和打磨。可是矛盾的是啊,作为介质的、记录的时间,一旦失落便不会有生命焦点,那里本该有无数的触发可能,虽然最终只归为一种。同样也不再有他笔下如律动般周而复始的节奏,只是一团经历在无序地铺展。原来,我利用了时间,又不意欲承认它的存在。加上执迷,这些也是我根本爱《洛》的原因。

  6. 2017-05-13

    评《洛丽塔✭✭✭✭✭

    它最终仍是打动我了,深深地,在之前观影后留下的朦胧意念和之后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想象、调度和整理的基础上。那些细密难禁、繁复极致的刻写自纳博科夫的笔下、亨伯特的缺口中流出,去弥补一个来自十四岁男孩的夏天里的所有。所以我想说亨伯特在生命与时间的刻度上并没有如常人那样,他有着回溯和停留的姿态,试图借洛去完整灵魂里最初那个模糊明亮的影子,还原一个生命的诱惑、一抹永恒的原色。生理成熟的他就像一个站在记忆交点处的孩童,停滞的安全和迷恋令他无法挪动脚步,目光里永远是那沉不下去的渴求。“自那以后我生活的二十五年逐渐变细,成了一个不断颤动的尖梢,最终消失不见了。”他的,“洛丽塔”,他的欧洲野牛和天使、持久的颜料都无可避免地灭绝、褪色,而他依然,死死地抓着那个地方,企图不朽。

  7. 2016-10-31

    评《波多里诺✭✭✭✭✭

    我未料到的是,读完的当下只想抱头痛哭。但埃科本人恐怕几乎会无视一个读者的这一点,并可能鄙夷这肤浅的阅读体验。因为他又成功地骗到了一个人,而且我是愿意相信他的谎言的。书里说真心相信一件圣物的时候,我们就会闻到一股芬芳。其实我嗅到的岂止是芬芳,那种关于流浪、冒险,关于繁复的历史推移、缭乱的地理风物,关于人物的一头扎进去的追寻和信和诚所散发的灼热与浓烈气息直倾肺腑,几度烫伤内心。无论埃科用符号、谎言给历史以怎样的虚妄,我都必须相信,因为我相信我所相信的东西,即他的想象最终都必将成为一种预言而非谵语。而想象于我而言,永远比现实更令人满足与安全。“每当你醉心于某种真实的东西的时候,命运往往会出来惩罚你。”在小说最后,仗剑远方的波多里诺让我觉得他是安全的。

  8. 2017-03-31

    评《雷峰塔✭✭✭✭✩

    孩童在父母的雷峰塔下有多少奈何的权利?现实的温暖巢穴同时也是妖魔鬼怪的栖息之所,如同丑女人在脸上涂脂抹粉,一层一层去矫正“人形”。“人形”里母亲和姑姑出国,父亲抽大烟、养女人叫条子,厨子老婆子各行其是......而偏偏这一切竟要早早地被四岁孩子领受体悟,用她怀疑的眼光,以及一颗誓要报仇的心。但她怎么会与亲人真正刀刃相见,能有的也只能是逃离,带着一个少女的对反抗的欣喜与推倒将倾高楼的英勇快感。树倒猢狲散,“人人都有一把刀没法割外人的股肉往家里带油水,就割自家的。”弟弟死了,何干返乡,她所能失去的也早已失去,一个稍显清晰的尽头匆匆抵达。各人的刀子似乎悬置,连同体内的血液,永远伤人又伤己。

  9. 2016-10-27

    评《26865408✭✭✭✭✭

    无偏激不观点,经常在字里行间停下来发一句感叹,作者的确敢讲。完全不囿于过去学者对红楼的理解,而是另启一个全新境界。这个境界,除了包揽了过去时代的历史文化的支离破碎,更令人惊喜的是它不折不扣地影射当下的社会图景,力道浑厚,一语破的,令光怪陆离瘟疫病态之景无处遁形。是如书中所言:“她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域出现的任何空间里找到自身的对应点。”这种涵盖性不是巧合,恰恰是历史的发展无可避免地撞向了作者的,或者说哲学的预言。回过头来,我们可以发问,历史究竟有没有精神层面上的长足进步?毋庸置疑的是,我们完全可以在红楼梦里找到当下,并在此荒凉大梦里试着回答。

  10. 2016-10-08

    评《南画十六观✭✭✭✭✩

    十六观读了八观,现在还能记清楚的只有徐渭的墨写人生——墨戏,其余的只化成一个清晰的轮廓留在脑海,而细节所剩无几。纵览前八观,一个关于文人的终极思考便是将自身安放于何处的问题。无论是黄公望的浑,倪云林的幽,文征明的浅,亦或其他,他们至始至终都会是用艺术叩问命运,在纸上挥洒泼墨,孤绝傲然立于人世间,而绝不可能是同流合污,趋无用之物若鹜。起舞写生,超脱旷达的姿态淋漓尽显,这无关做作,也不是走路无门,而真正是在精神上寻找一个可供自我支撑的点,支撑于这飘摇的外部环境。如果这个点不存在,那生命与艺术的延续则无从谈起,关于文人的性灵追问也毫无意义。

  11. 2017-04-16

    评《沉重的肉身✭✭✭✭✭

    许多都与我的想法契合。个体道德艰难地寻找它的存在之理,在群体道德的对立下,在灵魂和肉身的分离中。世界本没有一个无差的标准可以被用来抹杀和模糊个人的来自生命的内在需求,而社会与民主则利用人类对美好的痴迷本性构建捏造出庞大的未来与事业,这样,个体在激流中无足轻重,藏身于历史的腋下。在现代,灵魂脱离肉身,人与人彼此无法深入,有的只是物质和肉体上的机械接触,随之而来的不信任和欲望的多样提供的我想是群体性美好侵入的可乘之机。但回过头又想,身体和灵魂此世的偶然相逢带来的沉重,那一次性的永恒、充满诱惑和危险的命运意蕴,是该叫人庆幸还是艰难承受?

  12. 2017-03-19

    评《悲剧的诞生✭✭✭✭✩

    前面的平缓朦胧见意端,阿波罗的梦与狄奥尼索斯的醉对立结合,显现于人们心中的神、灿烂的音乐精神,即以供解放的假象,形而上学的假象。之后到达了苏格拉底,确实是“狂飙突进”。日神的冷静和酒神的火热被取代以苏格拉底的知识与理智,乐观主义从此自以为无限制而蔓延永生。悲剧生,悲剧也死了。但尼采心中的悲剧文化永远不灭,人何以承受悲苦人生的命题也才是关键。按其说法,非在希腊文化中不能寻到希望,唯在形而上学的慰藉里才得解放人生。还有尼采提到的三种文化,我的确是挣扎于苏格拉底的求知欲妄想救治创伤与在审美的假象中乞求得救之间,他说穿了我却并不全面。

  13. 2017-01-09

    评《丰饶之海·第1卷:春雪✭✭✭✭✩

    年少时解不开许多东西,血管里流淌的是独立于世界之外的孤独的血,这血炙热又严冷,与朋友、爱人作对,尽为掩藏胸中三千涵义于明晃晃的日头下,不致被人识穿。可是这年轻、这孤独终究是一根锐利的荆刺,沾满倔强的毒素,冷不防钉破而入深的总是自己,待疼痛后领悟的是他人讲不清明的因果。二十岁的清显的弥留之际,眼中映现十三岁的自己为春日妃捧裾,黑发下亮丽的颈项是他一生春雪的开端。这雪半明半昧,延续半生至今,最终崩坏结果于聪子的斩绝尘缘。余息吞吐间,回望过去,清显是否还记得他那些比现实还真切的梦,亦或他的二十岁,已经参透了人世皆空幻。

  14. 2016-09-02

    评《幽僻处可有人行?✭✭✭✭✭

    哲学思辨波澜壮阔,奔腾如脱缰的马,握不住的烈风,但最终各归其位,鞭辟入里。还原事件事件是小,还原为大。历史具象背后清清楚楚,是对哲学来去的深沉扣问,对经验感受的验证取舍,到底为的是洞开思想之门,更大更宽。文学体验则坚硬生涩如作者之言,展露无遗的是生命到哪里去的终极命题——生命为一个圆,一圈之程,回到最初抵达最有力,最初即原点也即毁灭;没有人真正需要进入另一个人的生命,也不可能;以及生命最终要在自欺中得到圆满,走出历史,奔向自然。如此淋漓,俨然是作者拼就起的一幅形色斑驳、进退两难却无时无刻不在抗争着的生命画卷。

  15. 2018-02-04

    评《我弥留之际✭✭✭✭✭

    我知道福克纳一直都拥有打动人的能力,无论他笔下有着怎样的文本试验、技巧手法——一些锦上添花的东西罢了。这一本里时间线上的清晰视角,平白似隐忍着的文字(悲喜剧也好)掺进荒诞的色彩,强烈的、爆发的内心冲突的不频繁只会令人觉得更具那股来自灵魂和土地的灼灼热度。油画一般的素丽又浓稠。疯子、原始人性格气质人物于故事中的常在是语言及其蕴意迷人之处的佐证,抓人的,深邃的所在。关于主题,“到处都同样是一场不知道通往何处的越野赛跑”。那些可以被一览无余的人,他们背上背着东西,怎样都丢不掉的东西,仍在苦熬,永远在苦熬。

  16. 2016-09-10

    评《博尔赫斯谈话录✭✭✭✭✩

    博尔赫斯的一言一语无一不迸溅其思想的火花,并包藏起作为一个伟大的作家的谦逊。或许是他爱文学、哲学爱到了骨子里而不是脑子里,谈话中常把“这是我写的吗”放在嘴边,符合他“记忆用来遗忘”一说。我想一个作家做到此地步,已经可以不受时间的控制,被人们深深记起了。他把生死看得很淡,如他所言的死亡是一种希望,一种把自己完全抹掉、完全湮没的希望。在这种生死观下,博尔赫斯得以充实生命以令之倾心的诗歌、语言、不朽的作品、向往的异域文化以及所有神秘的体验而无所负累地走下去,固执地接近快乐与偏爱痛苦,步步生辉并照耀他人。

  17. 2016-10-02

    评《伪装成独白的爱情✭✭✭✭✩

    分别倾诉,相互印证。四个不同背景的人同时站在命运与爱情的窗口前,一一还原社会各个阶层的生活情态以及婚姻幌子下人物内心情感的千般起伏,万种变化。世间男女,趔趄行走,及至婚姻这一站,便是悲剧的源头。婚姻结合了两个人,也结合了两个人的孤独,之后双方另寻他处以供生命空缺的充盈、精神裂口的再填补。书中大半叙述人物感情经历前后,却绝不仅仅是���爱情。那些使其得以发芽、成长、成熟、凋萎的,是主人公坚如磐石的心理价值观、社会开始就准备好的贫富贵贱以及渗透在琐碎事物后的认同差异,都是残酷婚姻的滋养,或推波助澜。

  18. 2016-02-19

    评《26270508

    剪影般一幅幅眼前浮现,读来令人心寒与希望。度过阴郁的童年,摆脱残酷的家庭。那个初冬毅然决然离家,注定就像她口中,“我好象命定要一个人走似的”,再难回头。之后漂泊生平,难定爱情及几多朋友,心灵的寂寞孤独恒在。临死时却依然惦记着那个负心人,“如果萧军在重庆我给他拍电报,他还会像当年在哈尔滨那样来救我吧”。在哪里她都太用力了,留给人的形象总是艰难笨拙,被人抛弃。情商不甚高恐怕也算是苦难的缘由吧。回忆她的文字,却是许多生气,童稚孩子气,即使悲伤时也很热情。教人不断坚持与追求。我喜欢她在这些地方。

  19. 2016-11-23

    评《不朽✭✭✭✭✩

    复调写作,将哲学与逻辑的概念塞进小说的血肉中,构建其基本的情境和形态。这种具有音乐性的贯穿,多线并行而直达一个思考的中心。我想是不是可以这样讲,个体追求的“不朽”其实是另一面的“速朽”。通过他人获得大多数的认同与扼杀他人存在与价值凸显自我,这一体两面的矛盾时刻使人处于崩溃的边缘。于是又有一些人一件一件地脱下俗世的外衣,与自然、内心共舞,并逐渐褪除公共的认同,达到接近独立的一面。即便如此,存在的价值仍将永远存在于对存在的索求与追问中。直到有一天或许我们发现,不朽的原来只有不朽本身。

  20. 2016-04-09

    评《庄子哲学

    我在想啊,之前之后无论读了多少小说戏剧,诗歌辞赋,究竟还是要在古典和哲学里找到自己,反顾不了的事。而今读庄子真的是令人心动与难受的事。心动当然是逍遥,是说,“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形不为物役,心不为物溺。为之动情动性。于是能把自己放进去,看到一部分的自己,也在或多或少地偏执着,不容约缚。然而难受在于方其梦不知其梦,发现自身以及周遭的局限,会陷于勉强,和不甘。���在复杂和拥挤的世界中发现空隙,然后游于其中,尽其天年。”虚心面对世界,遨游其中,这就成为了无止的欢欣与挣扎。

 1-20/301

谁是 徐青藤 ?

徐青藤,住在江苏南京,2013年11月23日上午10点52分20秒加入豆瓣。至今已经4年9个月28天1小时33分17秒。


回眸青碧将秋远,共我林深听寂寥。